为了更好的体验,请使用竖屏浏览
2021年10月22日 山东力厚轻工新材料有限公司 欢迎您的访问!

服务热线:0531-85977888
全球航运供应链陷入紧绷,海运价格再创新高
发布日期:2021-08-26 浏览次数:51

疫情反复加上需求复苏令全球航运和港口面临重要考验。

全球航运系统面临65年来的最大危机,目前有超过350艘货轮卡在港口造成“海上大塞车”,航运供应链陷入紧绷,加上港口基础设施老旧,一些船公司决定主动率先投资港口。

中国、东南亚至北美东海岸的海运价格首次超过了每标箱2万美元,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也创下2010年中期以来最高水平。

全球航运系统面临65年来的最大危机

除了极端天气会造成船期延误,去年开始的新冠疫情使得全球航运系统面临65年来的最大危机。终端需求暴增,加上港口基础设施老旧,使得航运供应链紧绷,全球缺柜和塞港的情况仍在持续恶化。

物流公司Kuehne+Nagel的即时数据显示,目前全球有353艘货轮卡在港口动弹不得,数量是今年初的两倍多。其中,美国主要港口洛杉矶港和长滩港,目前仍有22艘货轮在港口外等待,预估仍需要12天才能进行卸货作业。

虽然往年也有旺季塞港的情况,但近一年来造成全球航运阻塞的主要原因是新冠疫情。各国因应疫情进行程度不一的边境管制,以及许多工厂被迫停工,危及整个航运供应链的顺畅,导致中国、美国和欧洲的航运路线运费飙升。

事实上,航运供应链中的每个部分都处在临界点,对于航运商、货运商和代理商来说,即使是微小的需求变化都会对下游产生巨大影响。另外在更新基础设施方面,港口需要提升自动化运作与脱碳物流,而且新一代货轮也越来越大。

具体来说,目前最大的货船一次可载运2万个20尺货柜,所有货柜卸下后的长度,等于从法国巴黎走高速公路到阿姆斯特丹的距离,但这样的大型船只需要更深的港口和更大的起重机。

对此,航运咨询公司Transport Intelligence的首席执行官John Manners-Bell指出:

去年以来,疫情暴露了许多港口都面临基础设施升级的问题,整个港口基础设施系统在去年就已不堪负荷,迫切需要投资更新建设。

全球第二大货柜航运集团——地中海航运(MSC)的首席执行官Soren Toft也表示:

其实在疫情之前,港口的问题就已经存在了,只是设施老旧与容量限制的状况在疫情期间被凸显出来。

目前,一些船公司决定主动出击,先采取行动投资港口,以便旗下货轮能获得优先处理权。最近,德国汉堡码头的营运商HHLA就表示,正在与中远海运港口就少数股权进行进行谈判,这将使航运集团成为规划和投资码头基础设施建设的合作者。

海运价格再创新高

央视财经报道,8月10日,全球集装箱货运指数显示,中国、东南亚至北美东海岸的海运价格,首次超过了每标箱2万美元。在8月2日,这个数字还是16000美元。

报道援引专家观点称,近一个月来,马士基、地中海、赫伯罗特等多家全球主要船公司,陆续上调或增加以旺季附加费、目的地港口拥堵费为名的多项附加费。这也是近期海运价格大幅上涨的关键。

另外,不久前交通运输部也表示,随着境外疫情反复,美国、欧洲等地港口自2020年第四季度以来持续发生严重拥堵,造成国际物流供应链紊乱和效率降低,导致船舶船期大面积延误,严重影响了运营效率。今年,国际航运运力紧张、运价上涨已成为全球性问题。

与此同时, 8月12日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涨93点或约3%,报3503点,为2010年中期以来最高水平。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是全球散装货运价格的基准,是航运业的经济指标。过去一个月以来,该指数已经上涨了10%。

路透援引船舶经纪公司Alibra Shipping研究总监Rebecca Galanopoulos Jones称,一方面是需求强劲,另一方面是来自天气扰动、港口拥堵等因素的影响。

Jones称,实物需求和票据市场一直都很强劲,这得益于来自太平洋地区的需求,同时也得益于2021年初以来大宗商品需求强劲的基本面因素。与此同时,港口的拥堵和太平洋天气的担忧也影响了市场。

值得关注的是, 宁波舟山港梅山港区目前已采取封闭管控。

央视新闻报道,在8月11日下午举行的宁波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,宁波市通报了1例核酸检测阳性样本的相关情况。目前,核酸检测阳性人员余某工作的宁波舟山港梅山港区采取了封闭管控。相关部门第一时间对余某开展流行病学调查,判定密接者245人。